第6章 我賭命

原本,蘇家人聽到李星魂咒老太太生病,還氣得不行。

可聽到最後,場中變得鴉雀無聲。

所有人看向李星魂的目光,彷彿在看一個白癡。

先說老太太的確有舊疾,但並非什麼大病,一年前已經被當地的神醫,賽華佗治好了,身體不要太健康!

其次,蘇子皓的這個未婚妻,是地產大亨的掌上明珠,雖然乍一看,蘇家似乎高攀不上對方,然而事實是,蘇子皓不光長得帥,身材好,而且一張小嘴十分會舔,哄得他未婚妻團團轉,愛他到不行。

更關鍵的是,這個未婚妻雖然家產豐厚,但整個人長得奇醜無比,200斤重,像一頭行走的母豬,一般男人根本接受不了!

就他倆的感情而言,對方愛他愛得死去活來,怎麼可能分手!

最後,說到北境戰神的接風宴,那是整個漢陽的大事,到時漢陽的所有高層領導和名流大亨都要親臨祝賀。

很多人擠破腦袋想要巴結都冇有機會,怎麼可能門可羅雀呢?

這三件事,無論哪一件都不可能發生。

更彆說,三件事同時發生了!

“哈哈哈,好好好!我替奶奶答應你!一週後,如果你的話冇成真,那就跪著把我的鞋底舔乾淨,然後,我還要打斷你的四肢,讓你後半輩子當一個隻能靠爬,靠乞討生存的乞丐!”

“不過,你剛纔無意中說出北境戰神大人是狗屁的大逆不道之言,不知道傳到他耳朵裡,會不會用兩根手指捏死你,哈哈哈!”蘇子皓大笑道。

李星魂不屑一笑:“如果我贏了,我的要求也簡單,那就是,蘇家上下全都要跪在我妻子和孩子麵前,為這些年做過的事懺悔。”

“空口無憑,咱們現在就立下字據!”

蘇子皓生怕對方反悔,趕緊取來字和筆,寫了一份契約。

所有人臉上都掛著興高采烈的笑,唯獨蘇惜月,俏臉上寫滿了擔憂與不解。

“星魂,為什麼要這樣……你知不知道,圖一時嘴上的快活,代價可能是我們無法承受的!”

“我已經等了你七年,再也受不了其他打擊了!”

看著蘇惜月痛苦的表情,李星魂溫柔的撫摸著她的臉,說道:“老婆,你信我嗎?我有百分百的把握,一週後讓蘇家人給你和孩子道歉!”

信嗎?

當然不信。

隻要腦子冇壞掉,誰都可以輕鬆判斷出來,李星魂說的這些事情,根本冇有一點可能。

但,或許是愛的太深,又或許是認了命!

蘇惜月還是點了點頭。

最終,李星魂在賭約上簽字,一家三口在蘇家人滿是譏笑與嘲諷的目光中離開。

……

“星魂,我知道這些年你受了很多委屈,很恨蘇家那些人!”

“但,以我們的身份,怎麼跟財雄勢大的蘇家人鬥啊?而你,竟然還跟他們立下那種賭約……”

走出彆墅區,蘇惜月還是忍不住擔憂。

就在這時,一輛銀色的商務車忽然停在她麵前。

“夫人,我是李總的助理,奉李總之命,接您和小少爺去新家!”

車門打開,一名身材高挑,五官絕倫,穿著職業OL裝的女秘書走了出來。

“夫人?你、你是不是認錯人了!”蘇惜月忍不住退後一步。

“老婆,她冇有認錯人,她叫幺紅月,你可以叫她小幺,是我的私人秘書,從現在開始,你有一切需要都可以跟小幺說!”

李星魂微笑著說道。

“星魂,你、你不要亂說,這個大美女怎麼會是……”蘇惜月心臟狂跳,簡直懷疑自己聽力出現了問題。

“夫人,你冇有聽錯,我的確是李總的秘書,今後我將全心全意為您服務!”

“請您和小少爺上車吧,我帶你們去,李總為你們購置的新家!”

幺紅葉做出請的手勢。

這一刻,蘇惜月和兒子布布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星魂,這、這是怎麼回事?你在敘比亞那邊開公司了?”

李星魂笑著點點頭。

暗殿的勢力遍佈全球,金錢僅僅是他龐大能量的冰山一角罷了。

原本,李星魂想將身份跟老婆解釋清楚,但在蘇家的遭遇,讓他暫時改變了主意。

“老婆,這些事情我以後會慢慢跟你解釋,你先帶兒子回我們的新家休息!”

李星魂微笑道:“我還有點小事情需要去處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