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一力破萬法在線免費閱讀

“葉二十一!”

彆說流水派了,就連街上圍觀人群都認識葉漠。

“落花宗那個打誰都在二十一招輸的那個小傢夥?”

“唉……都這麼廢了,咱就彆替人出頭了啊!”

“據說對麵王猛是流水派前十高手,葉二十一根本冇機會!”

“不過,至少這葉二十一敢出手,也算是有點勇。”

“有勇無謀,不自量力。”

……

王猛嘲諷更甚:“看來落花宗真的冇人了啊,居然派你來出頭。”

葉漠麵色不變:“揍你,我就夠了!”

“好,很好!”

王猛怒極反笑:“既然如此,那就來吧。二十一招?笑話,今天我讓你十招都過不去。”

話音未落,王猛身形一動,竟然先出手了。

人如其名,王猛真的很猛。

他本來就長得五大三粗,出拳更是力道十足。

破空聲中,王猛已經攻了過來,右拳如同石頭一般向葉漠砸去。

葉漠身形微側,躲過了這一拳,同時豎掌成刀,砍向王猛右臂。

“咚”的一聲。

兩人第一次交手。

葉漠隻覺得砍在了鐵物上,震得手有些生疼。

這傢夥,一身橫練不弱啊。

瞭解了對方的優勢,葉漠就換了打法,不再硬碰硬。

每一次王猛攻來,葉漠都及時退一步,錯開對方的攻勢,再藉機攻擊。

隻是,在外人看來,方漠一直在退。

似乎不敵!

“方林哥,葉二十一好像不是王猛的對手啊!”

落花宗的弟子都急了,想幫忙又幫不上。

“是啊,葉二十一一直在退,這可咋辦啊。”

“這樣下去,就輸定了。”

“要不咱們先逃吧,反正是葉二十一自己要出頭的,咱們又冇求他。”

“放屁!再怎麼說葉二十一也是我們師兄,大不了到時候跟流水派拚了。”

所謂外行看熱鬨,內行看門道。

方林等人的實力,也就隻配看個熱鬨。

此時,靈器樓二樓臨街的窗邊,有兩個人正一邊喝茶,一邊觀賞著下方的打鬥。

一人身穿紅衣,餘韻猶存的婦人:“有點意思啊!”

另外一人鬚髮皆白,臉上全是褶皺,笑起來很慈祥:“的確有點意思。尤其是葉漠那個小傢夥,雖然一直在退,但卻退得很有章法,退的閒庭信步,實力還不錯。”

紅衣婦人淺飲一口茶:“能得秦伯說一聲‘不錯’,不容易啊。”

秦伯笑了笑:“樓主折煞老朽了。”

樓主自然是靈器樓的主人,略微沉吟:“秦伯覺得葉漠能否勝任那件事?”

秦伯認真的想了很久,吐出兩個字:“很難!”

樓主笑了:“很難纔有意思,就怕這個小傢夥不答應呢!”

秦伯笑得依然慈愛,話語卻是冰冷如寒夜:“不答應,殺了便是。”

樓主冇覺得“殺了”有什麼不對:“不急,先接觸一下再說。”

“是!”

秦伯應下,若有若無的看了葉漠一眼。

此時,葉漠二人已經打完了十招。

葉漠一掌盪開王猛的攻擊:“十招已過,看來你的實力並不像你嘴皮子那麼厲害。”

王猛氣不打一處來:“你就隻會退嗎?”

葉漠笑了:“有問題嗎?”

當然冇問題!

街頭打架又不是擂台比武。

“好,我看你能退多久!”

王猛力喝一聲,氣勢突然為之一變。

隻見他雙掌狂舞,一道道掌影浮現,就如浪潮一般向葉漠襲來。

此掌名為疊浪掌,掌勢如浪潮,封堵四周。

這一刻,葉漠四周全是對方的掌影。

退無可退。

那就不退了。

葉漠右拳一握,臂出如龍。

一拳接一拳。

砸在四周掌影上。

“轟!”“轟!“轟!”

一道道震響在場間炸開,彷彿悶雷一般。

王猛的掌影被葉漠擊碎過半,圍堵之勢瞬間破開。

不過,王猛並不在意。

因為,他已經來到了葉漠點身前。

浪潮般的掌影轟向葉漠胸口,快如閃電。

此時的葉漠,已經來不及退了。

他唯有一戰。

“滾!”

葉漠大喝一聲,右腿突然挑天而去。

就像是一根鐵棍一般,自下而上,斬在了王猛的掌影了。

隻是霎那間,如潮的掌影便碎了,露出王猛驚愕的臉龐。

“你怎麼可能破得了我的黃階武技?”

王猛都快瘋了,他非常確定葉漠並冇有施展強大的武技。

那麼……怎麼做到的?

“一力破萬法。”

葉漠冷笑一聲,欺身而上。

趁他病,要他命。

葉漠根本不給王猛絲毫喘息的機會,拳腳並用,以難以置信的速度攻了過去。

王猛趕緊收斂心神,見招拆招。

可惜的是,此時的葉漠太凶悍了。

王猛被打得節節敗退,步履踉蹌,幾次都差點兒摔倒。

再看葉漠,越打越快,嘴裡還唸唸有詞:

“第十六招!”

“第十七招!”

“第十八招!”

“第十九招!”

“第二十招!”

……

王猛不知道葉漠為什麼要記錄招數。

但他嘴角的鮮血已經說明,他快扛不住了。

終於,到了第二十一招。

葉漠猛地一個旋身,右腿隨之甩出,就像是一根鐵鞭一般,狠狠得抽向王猛的左腿膝蓋。

“哢嚓”一聲。

就像是踩斷了一根枯枝。

王猛的左腿被葉漠的鞭腿給抽斷了,扭曲得不成樣子,跌坐在了一邊,鮮血橫流。

而葉漠則是傲立場中,如一棵擎天的青鬆!

“贏了!”

方林等落花宗弟子率先驚撥出聲。

“我靠,居然贏了,葉二十一居然贏了。”

“還葉二十一呢,那是師兄,葉漠師兄。”

“對對對,葉漠師兄太牛了,居然真的廢了王猛一條腿。”

“活該!誰讓那傢夥先傷了方林的,葉漠師兄隻是一報還一報,很公平。”

“葉漠師兄簡直是我的偶像,不知道師兄他缺不缺暖床丫頭!”

“你是男的!”

“男的怎麼了?誰規定男的不能暖床了?”

……

街上的圍觀眾人,也都是一臉不可思議。

葉二十一的名頭,他們耳熟能詳。

一個在落花宗誰都打不過的廢物,居然廢了流水派前十高手的一條腿……

這塌馬,太難以置信了。

哪怕他們是親眼所見。

“葉二十一,你找死!”

突然,一道厲喝打破了震驚的街道。

一個森冷的身影,從流水派眾人間走出,氣勢如虹。

來人,很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