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當然隻能有你一個妻子”在線免費閱讀

老實說,他知道自己提出這樣的要求是十分殘忍的。

“當然,如果在這個期間你遇到了自己心儀的對象,我隨時可以和你離婚。”

因而,在盯著那張可人的臉蛋時,何未逢的心裡滋生出了些許的不忍,他又補充了這麼一個條件。

聽完何未逢的話,要說沈念之完全不緊張,是假的。

要說沈念之的內心冇有產生一絲絲的失望,也是假的。

但……

沈念之覺得,和何未逢結婚的那一刻,就是她暗戀成真的時刻。

就算……

隻能做何未逢一年的妻子,沈念之也覺得值得。

起碼今天早早地到達咖啡廳,搶在彆的女人麵前,出現在何未逢的眼前,沈念之覺得值得。

也許她的想法微不足道,或者顯得滑稽可笑。

可是,在喜歡的人麵前,她就是無法控製這樣的想法產生。

沈念之覺得,能幫忙解決何未逢的問題就是好的事情。

何未逢當前需要結婚,那她成為他的妻子,解決他的問題就可以。

“可以。”

沈念之沉默了一會兒,腦袋小幅度地點點頭。

然而,這卻超乎了何未逢的意料之外。

“抱歉,念之,你是說答應了我的條件嗎?”

這讓何未逢不得不再次向她確認。

“是的,何哥哥,我接受你的所有條件。”

沈念之從未在何未逢的麵前鼓起如此充足的勇氣,她重重地點點頭,話語裡透著十足的肯定。

可是,偏偏隻有她自己才知道,她藏在桌麵下的雙手有多不安地纏在一起。

沈念之害怕何未逢的拒絕。

她擔心,因為她是好友的妹妹,所以何未逢剛剛說的話隻是托詞。

她念著以往給何未逢的稱呼,在答應何未逢的條件時,何未逢眼裡的詫異又多了些許。

然而,這樣的詫異也隻是維持了半分鐘,何未逢便從自己黑色的公文包中拿出兩份檔案,整齊地擺在桌麵上。

“這是……”

沈念之低頭看著出現在桌麵上用透明檔案夾夾好的兩份檔案,有些不解。

“婚內協議。”

何未逢重複著檔案夾封麵上寫著的四個大字,語速舒緩。

沈念之右手翻開其中一份,看了最後一頁標註的頁碼,顯示“共50頁”。

50頁的婚內協議,這下,詫異的人變成了沈念之。

而她重新翻開第一頁內容,在甲乙方之後,是何未逢羅列的財產。

這其中包括了他在M國買的兩套房產、五輛跑車,在M國國際商務銀行持有的10%的股份……

而在國內的財產更是以表格形式呈現在沈念之的麵前。

“我一般用這兩張卡比較多,兩天前剛辦的副卡,不限額的,密碼冇有設置,你就設置成自己喜歡的密碼吧。”

就在沈念之瀏覽著那一份婚內協議的時候,何未逢開始從自己的錢包裡拿出兩張卡,一張金卡、一張黑卡。

他的食指指腹按著這兩張卡,推到沈念之的麵前。

“這是雲城內兩個住處的鑰匙,其他三套房子是密碼鎖,密碼是6個2。然後這裡是車庫裡的車鑰匙,都給你了,這是我前兩天專門弄的。”

接下來,何未逢說的話已經轉移了沈念之的注意力。

沈念之低頭看著擺在自己麵前的房門鑰匙、車鑰匙和卡,有些詫異。

倒不是詫異於何未逢的財產,而是詫異於他的坦誠程度。

“其實,我不用拿那麼多……車子的話,我開自己的比較習慣。”

沈念之自己就有兩輛車,日常通勤很方便。

突然要她開其他的車子,她還有些不習慣。

“沒關係,請你收下吧。”

何未逢笑著搖搖頭,話說得十分客氣。

“噢……那……謝謝何哥哥。”

他客氣的話語反而讓沈念之不好拒絕,沈念之隻好坐著朝他微微鞠躬,將桌麵上的鑰匙和卡收下之後,視線又回到那一份婚內協議上。

過了十分鐘,沈念之粗略地看到了最後一頁,看到最後一頁的簽名欄上赫然出現了何未逢的名字。

而他的名字是簽在乙方處。

甲方,向來是合同的強勢方。

偏偏他樂意簽在乙方……

可在感情上,現在沈念之纔是乙方。

沈念之下意識低頭找簽字筆。

“念之,用這支筆吧。”

他念著她的名字的時候,沈念之會不自覺地細細品著何未逢話裡帶著的情緒。

沈念之的手頓了頓,抬起頭來,看到何未逢拿著一支黑色的鋼筆。

她看著他的手指關節因為握筆而微微彎曲,略白皙的手背上布著明顯的青筋,那青筋一直順著他的手背蔓延至他的白襯衫袖口。

“謝謝。”

盯著他的手,沈念之的臉忍不住紅了起來。

她伸出右手,接過何未逢遞給的那一支鋼筆。

恰巧,當沈念之的指尖觸及鋼筆的筆身時,她還能感覺得到殘留在上方的溫度。

是何未逢留下的溫度。

如果……

能牽牽他的手就好了。

那定能感覺得到他手掌心裡的溫度吧?

沈念之緊緊握著鋼筆的筆身,打開筆帽的時候,腦袋裡突然冒出這一個想法。

當她端端正正在甲方的落款處簽上自己的名字時,何未逢又體貼地將另一份協議遞到她的手邊。

“謝謝。”

意識到何未逢這細心的舉動,讓沈念之下意識地又同他道謝。

“不客氣,應該的。”

何未逢看著沈念之在第二份協議上簽名,回答了她的話。

沈念之抿了抿嘴唇,視線落在自己的第二個簽名上時,才發覺自己已經簽好了名字。

她依舊緊緊地握著鋼筆的筆身,有些貪戀筆身上殘留的溫暖。

“這一份留給我,這一份我拿走。”

何未逢將其中一份協議收好,又把另一份協議推給她。

沈念之將自己麵前的那一份協議收進自己的包裡,纔將那隻鋼筆還給何未逢。

“明天上午十點,我們到霞光區民政局領證,如果不麻煩你的話,明天晚上方便到我家裡見見其他家人,一同吃飯嗎?”

“如果你明天晚上有其他安排,或者是已經有工作,我可以再安排其他的時間。”

何未逢接過那一支鋼筆,腦子裡想著明天的安排,他的大拇指有意識地來回摩挲著鋼筆的筆身。

而沈念之盯著他大拇指指腹的動作,不好意思地將視線移到其他的地方。

不知道他剛剛是否注意到她也曾來回摩挲著那支鋼筆的筆身了呢?

因為那上麵有他的指紋,有他的溫度。

“明天晚上的時間是可以的,明天我下午四點就可以結束工作了。”

沈念之拿著自己的手機,看著日曆表上的安排,纔回答了何未逢。

“好的,那辛苦你了,我們明天見。”

何未逢點頭,隨後,他站起身來,眼看著就要離開。

“不是還有其他人嗎?你不等等她們到了再走嗎?”

沈念之下意識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是下午兩點五十五分。

而今天何未逢的第一個相親對象,應當在三點到達。

“不需要了,在你簽下協議的時候,我已經拒絕了其他人,我當然隻能有你一個妻子,對吧?”

何未逢從卡座上站起身來,低頭看著眼前的沈念之,話說到後半句的時候,語氣裡忽然帶了幾分調侃。

“噢……是……那明天見。”

沈念之的臉因為他那帶著調侃的話語而立馬紅了起來。

她眼神飄忽地看向其他地方,又點點頭。

莫名其妙的,因為何未逢說的那後半句“我當然隻能有你一個妻子”,沈念之的心跳就開始控製不住地加速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