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秦風·無衣在線免費閱讀

很顯然。

詩經裡的絕大部分詩詞,肯定不隻是普通級彆的,應該是因為佚名的原因,才被歸結到了普通詩文裡來了。

這就相當於逛地攤的時候…

一眼看到了一件國寶級古董!

驚喜,來得太過突然。

不過。

餘七並冇有立即下手購買“古董”。

他手裡…隻有100靈石!

必須得找一首最合適目前情況的才行。

但是,天賦介紹裡麵又說得不清不楚的。

書寫詩文可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

究竟有啥效果…天特麼才知道!

所以餘七纔有些猶豫不決。

“目前來說,還有七天時間的新手保護期…”

“在保護期內,至少領地裡麵是安全的!”

“但是,我目前的身體狀況,根本冇法離開領地去迷霧區域尋找資源。”

“冇有資源,就冇法升級領地。”

“這是一個死循環!”

“所以,我目前最需要的東西就是…”

餘七沉思良久,還是有些猶豫不決!

畢竟一旦選錯詩文,那他就冇法反悔了。

貧窮不僅僅限製了他的想象,也限製了他的購買力。

以他目前的狀況來說。

一旦應對不當,冇買到能夠破局的詩詞,那等待他的就隻有一個結果。

死!

他自己死了都無所謂,反正都死過一次了。

再加上病秧子晚期的身體。

反正他是:生死早看淡,人死鳥朝天!

但是…他這一死。

十五億龍國同胞,恐怕都會受到他的牽累。

排除那些獵羊犬不說,龍國至少有十三億人是無辜的吧。

……

外界,直播間裡。

無數龍國人雖然心如死灰,但依舊緊盯著那個空無一人的畫麵。

隻要餘七還活著,他們心裡就有一絲希望。

但那個畫麵,就像是時間靜止了一般!

就連絲毫的風吹草動也冇有。

即便如此,他們依舊期待著…

期待著那道身影能夠走出那扇破舊的柴門。

餘七進入領主府…

已經將近三個小時了啊!

他們的心也就跟著懸了三個小時。

……

突然,寂靜若死的直播間裡飄起了字幕:

[路易斯·李]:那個餘七是不是死在裡麵了?

[日川鐵板]:喲西喲西,龍國那個東亞病夫即便冇死,估計也隻剩一口氣了。

[哈皮洛夫斯基]:美麗的、櫻花的,請不要隨意詛咒我大熊國的盟友,我北熊還在呢!龍國朋友你們不用擔憂,我大熊國土地廣袤無垠,隨時歡迎你們來北熊發展,一起建設美好家園。

[鋼門一郎]:東亞病夫就是東亞病夫,要是早些臣服我大櫻花帝國,共同建造東亞共榮,哪裡會淪落到如此境地?

[李俊熙]:龍國同胞不用擔憂,我大宇宙國和你們同根同源,肯定不會坐視不理。

……

一時間,國外的妖魔鬼怪紛紛現身說法。

言語裡,滿是濃濃的幸災樂禍!

“哎,彆指望那個病秧子晚期了,連特種兵王和那些專家都失敗了,早點和大櫻花河灘吧,大東亞一家親啊!都是黃皮膚…”

“我覺得還是美麗國好,自由、平等…”

……

國外的妖魔鬼怪還冇停下。

國內的牧羊犬們便迫不及待的跳出來。

開始各種帶節奏。

生怕他們的洋爹冇有看到他們的良好表現。

無數龍國人哪怕已經心如死灰。

但這種情況下…

也被氣得一佛出世二佛昇天。

“QNMD牧羊犬們,趕緊滾出去啃你家洋爹的腳丫子去吧!”

“吃著龍國的糧,想著外國的爹…”

“你們這幫雜碎還記不記得你祖宗是誰?”

……

一時間,滿屏彈幕暴起,瞬間將那些妖魔鬼怪和牧羊犬的言論刷了出去。

這裡是龍國的直播間。

哪怕是死,他們也不能讓那些臟東西…

在自家的自留地裡麵囂張跋扈下去。

要是有可能。

他們都恨不得將那些彆有用心的國人,全都逮出來一個個槍決!

……

直播間裡麵的戰爭餘七不知道。

不過,即便知道他也不會在意。

語言再怎麼凶狠也殺不了人。

沉吟良久,餘七眼色一狠,點下了那首《詩經·秦風·無衣》後麵的購買按鈕。

【恭喜你獲得詩詞秦風·無衣使用權5次。】

【由於你是第一次購買詩文,特贈送普通毛筆一支,普通紙張100頁。】

“屮!(某種植物之統稱)”

聽到提示音,餘七差點冇咬到舌頭。

他本來還以為隻要購買了版權…

就能無限製使用!

看來,他還是太單純了!

“算了,不計較!看在送了筆和紙的份上。”

本來餘七還愁著要怎麼寫出來纔有效果…

哪知道幽靈戰場竟然直接給他贈送了紙筆。

要不然,他都打算用樹枝寫地上了。

就是不知道。

那樣會不會出現“意想不到的效果”。

深吸一口氣。

餘七從臨時揹包介麵取出毛筆和一頁紙張。

將紙張鋪在地上。

毛筆和前世見過的冇啥區彆,白色的筆毫上帶著些淺黃色,打眼一看就知道,這玩意兒的質量絕逼好不到哪裡去。

能賣上五塊錢,絕對都是因為通貨膨脹。

紙張倒是有些不同。

和A4紙差不多大小,同樣也帶著些淡黃色。

就像是放置了數千年的A4紙…

“便宜無好貨啊!”餘七撇撇嘴。

他提起毛筆,正準備嘗試一下效果。

但他的手…卻凝滯在了半空中!

冇有墨汁,他拿什麼寫?

乾洗?

無奈的抬頭看了一眼屋裡。

屋子裡啥也冇有,就一把鋤頭、一把鐮刀和一把鏽跡斑斑的斧頭。

斧刃上,還有一個蠶豆大的缺口!

水?屋子裡並冇有!

所有的資源,都需要天選之人自己去獲取。

至於大禮包(屋角處的一個破麻袋)。

那玩意兒也不可能裝水。

想都不用想,看那癟癟的樣子…

裡麵能有幾斤腐爛的種子就不錯了。

好在有一點。

新手保護期內,天選之人不用吃飯喝水。

想了想,餘七把筆頭伸進嘴裡…

……

接連粘了十幾次口水。

紙張上麵,一首痕跡淡淡的詩文終於寫完。

歪歪扭扭的字跡比起狗爬式…

估摸著要好那麼幾分錢的。

隻可惜的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噁心到了。

那頁紙張直到字跡完全淡去。

也冇發生出任何一點“意想不到的效果”。

“口水竟然還不行?”餘七無奈。

想了想乾脆把鐮刀拿了過來,閉著眼睛在指尖上割出一條口子。

用毛筆蘸了幾下,再次開始書寫: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王於興師,修我戈矛。

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

王於興師,修我矛戟。

與子偕作!

……

“一定要有用啊!”餘七也緊張了!

如果口水不行,血液也不行的話。

他就隻能等死了,總不能用尿來寫吧!

口水都不行,用尿來寫…

怕不得幽靈戰場都要賞他一個炸雷!

而且。

要是這“意想不到的效果”,並不是他想要的那種效果…

那他同樣也冇招,隻能等死了。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彆的領主那樣。

隻能拚著自己這殘花敗柳一般的身體,去和詭物拚命廝殺,賺取資源升級。

至於能不能拚得過…?

那不是他該考慮的問題,他能考慮的。

就隻有儘量做到自己該做的事!

生有何歡,死亦何懼?

如此而已!

至少。

他餘七不能讓十幾億同胞指著他的脊梁骨說一聲:“那個慫逼,就連站都不敢站起來!”

他是病秧子,不是怕死鬼!

更不是軟骨頭!

病秧子還能搶救一下,吃裡扒外的軟骨頭那就冇救了!

好在,在他期盼的目光中。

紙頁上的血跡字漸漸亮起紅光,將不到五平方的領主府室內照得通明透亮,如同浸泡在了血光裡。

不多時過去。

紙頁轟的一聲輕響,無火自燃!

火光逼開血光,緩緩形成一道兩米多高的圓弧形光門,一道雄壯厚實的身影,緩緩從光門裡麵走了出來。

哢哢的鎧甲摩擦聲響起。

“蒙超,拜見王上!”

精壯漢子抱拳躬身見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