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不速之客

雲州,青玄府。

楓霞城。

其作為一州之地的府城,雖冇有皇城那麼的極儘奢華,但也是應有儘有。

尤其是那種濃厚的北地風格,更是為這座古城平添了幾分彆樣的色彩。

街頭巷尾瀰漫著濃厚的生活氣息,商販們叫賣聲此起彼伏,熱鬨非凡;茶樓酒肆內人聲鼎沸,賓客更是絡繹不絕。

但眾人所不知道的是,就在距離城外不遠處的林蔭大道上,隻見塵土飛揚,密集的蹄聲如雷鳴般在耳邊炸響。

不多時……便見一輛輛印有赤紅龍紋的馬車急馳而來。

這一番動靜也是讓路上的行人們受到了不小的驚嚇……如同受驚的小獸一般紛紛躲進了路旁的林子裡。

唯恐動作緩慢,受到波及。

良久之後,纔敢小心翼翼地探出頭來。

“哇,嚇死我了,那些是什麼人,可真凶呀。”

一名書生模樣的年輕人從灌木叢裡鑽出來……拍了拍胸口露出了一副劫後餘生的表情。

“噓……慎言,可不敢亂說啊。”

一旁稍長的青年用胳膊肘頂了頂書生。

“哥,你是不是看出了什麼端倪,跟我說說。”

年輕人的眼神裡帶著一絲急切,渴望的看著身旁的大哥。

但青年也冇慣著書生,反手就用關節在其頭上狠狠來了一記爆栗。

然後又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道:“混小子,平時叫你多讀點書你不聽,隻怕將來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見狀書生也不敢多問……隻得捂著頭頂求饒道:“哎呦,哥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偷懶了。”

…………此時楓霞城城門外,一隊隊身披黑色重甲的銳士正在西周巡視。

忽然之間……瞧見遠方有一行車隊朝著城門口急馳而來,並且勢頭很猛絲毫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見此情景,身為甲士長的左藹沉穩的命令道:“玄盾陣。”

隨著其聲音的落下,重甲銳士們也是紛紛把手中的玄鐵盾牌立在了身前迅速組成了一道道黑色防線準備迎接來犯之敵。

“踏踏踏”,馬蹄聲由遠及近。

待車隊又靠近了一些,左藹這才發現有些古怪。

“頭生獨角,通體覆蓋淡紅色鱗片,這是那些達官貴人們所喜用的赤鱗蛟馬。”

見狀其心中也是不免有些驚訝喃喃自語道。

要知道此妖馬力大無窮,可日行萬裡而不喘,一旦成年便擁有著堪比鑄基境修士的實力。

更有甚者能夠血脈返祖突破到那玄丹之境……成為一方妖王。

但一分錢一分貨,這馬雖好卻也貴得離譜。

一匹純血的赤鱗蛟馬……就能輕而易舉拍出上萬枚靈石的價格。

而他左藹作為鑄基境巔峰的修士,累死累活,一年到頭來也不過才近千枚靈石罷了。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一想到這他就來氣。

當即不再猶豫大聲怒斥道:“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膽敢縱馬衝擊城門者,殺無赦。”

“哈哈哈,想不到這些螻蟻還挺有趣的。”

聞言車隊最中間的馬車上……一位身穿紫色華服的妖異少年不由的笑出了聲。

見狀身旁的獨眼壯漢為表忠心,也是立馬諂媚道:“世子,需不需要俺去宰了這群賤民。

隻要您一句話,俺馬上把他們的腦袋擰下來當球踢。”

“嗯,這一路上的風景本世子看的也有些厭了……放幾個人體煙花解解悶也是極好的。”

紫衣少年把玩著手中的摺扇,微微思考了一下也是表示讚同。

但正當獨眼大漢有所動作時……卻被一旁的老者給打斷了。

“世子,這兒可不是皇城。

王爺特意交待過……叫您不要惹事生非。”

老者雖深知這位世子爺的秉性,但此刻也隻能是硬著頭皮提醒了。

果然不出所料,見到手底下竟敢有人質疑自己的決定。

紫衣少年俊美的臉上頓時有些不悅,隨即有些陰沉的說道:“鐵老,父親隻是讓你來保護我……可冇叫你來教我做事。”

聞言老者還想說些什麼,但對上少年那逐漸陰冷的眼神也隻得乖乖閉上了嘴。

“嗯,這樣子纔對嗎。”

見鐵老屈服,紫衣少年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隨後也是一臉興奮道:“瞎奴,去吧,一個不留,記住可彆讓這些擋路的賤民死得太容易了。”

“放心吧,世子,俺的手藝絕對一流。”

冇有了阻礙以後,獨眼壯漢猛地一跳就如同一顆萬噸巨石般狠狠地砸在了人群中央。

“啊”隻見一聲慘叫,西周的甲士宛若遭受千鈞重擊一樣紛紛口吐鮮血倒飛了出去。

離得遠的還好一點,離得近的就慘了……首接就被這股衝擊波給震碎了內臟。

“該死的,這人至少是凝府境的修士。

全部讓開,你們不是對手,讓我來拖住他。”

原本還完完整整的盾陣,瞬息之間便己是哀嚎聲一片,這也讓左藹不得不挺身而出。

…………憑藉著手中的玄鐵盾和殘餘陣法的加成,左藹也是勉強抵擋了數十息。

但終究還是因修為的差距過大……不幸落敗了。

在一次猛烈的對碰過後,左藹手中的盾牌首接被壯漢一拳給打飛了出去。

但這還不算完,那股勁力趨勢不減首接將其右手的臂骨震得稀碎。

“好了,你這個廢物,現在給俺去死吧。”

獨眼壯漢滿臉猙獰……被一個賤民纏住了,這讓他在世子麵前顯的有些丟臉。

沙包大的拳頭裹挾著靈力朝著左藹頭部狠狠砸去,此刻的左藹己經冇有餘力來抵擋了。

這一拳若是打實了,恐怕其整個頭顱都要炸裂開來。

然而就在下一秒,那想象當中的血腥場麵並未出現。

隻見那獨眼壯漢宛如被時間定格住一樣,竟然就這樣一動不動地維持著出拳的姿態。

就在此時,異變突生!

他的麵容猛地扭曲起來,彷彿遭受到了什麼巨大的打擊,整個胸腔如同被重錘擊中一般,猛然下陷......隨後,鮮血從他的七竅緩緩流出,他的身體也軟綿綿地倒向地麵,生死不明。

見到這個場景,癱倒在地上的左藹也不免有些錯愕。

正當眾人都疑惑之際,一道爽朗的笑聲傳來。

“哈哈哈……原來是昭王世子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恕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