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這個妻子,他願意認她!在線免費閱讀

衙役頭頭林漢的手下聽著樹林裡此起彼伏的狼叫聲,也想到了那個詭異的女人,他們現在萬分慶幸聽了自己頭頭的話,冇有找她的麻煩。

周昭一隻手半抱住周硯,另一隻手抱著周諾,他們還在昏迷中,還冇有醒過來。

周昭有些擔憂的看了看兩人,她又抬頭看了看密林深處,很擔心玉珊。

血腥味越來越濃,就是毅力再強的人也扶著大樹,開始大吐特吐。

“咳····咳····咳····”

周硯劇烈的咳出一口濃黑的淤血,他雙眼無神的睜開已經腫起來的眼睛。

看向天空的眼裡滿是對這個世間的怨恨,他要毀了這個他們全家捨命護下的王朝!

他要讓這個王朝變成煉獄,才能解自己心頭之恨!

周昭看到周硯醒過來,高興的流出了眼淚,剛剛,她真怕自己的哥哥再也醒不過來了。

“哥哥!你醒了?”

周硯震驚的看向周昭,他眼裡的眼淚混著臉上的血,沿著臉頰滴落下來。

“阿昭,你····”

周昭對著周硯,搖了搖頭,她用眼神安撫著滿心絕望的周硯。

“哥哥,是嫂嫂救了我。”

“她?”

周昭有些擔憂的朝著樹林看去。

“嫂嫂,還在樹林裡。”

周硯看著密林裡透過層層樹葉照射下來的陽光裡,反射出來的密密麻麻的血珠,聽著樹林裡狼群的哀嚎,他的心頭詫異萬分。

那個被蘇杭硬塞給自己的替嫁新娘,婚禮上還冇拜完堂,就被自己連累下了大獄,流放的懦弱女人?

周硯是見過蘇玉珊的,在蘇玉凝還是自己的未婚妻時,在他還是個翩翩少年,未跟隨家人出征前,他在蘇府見過她。

但是那個時候的她懦弱的誰都能踩兩腳,更是在每次有宴席的聚會上會嚇的能縮成一團。

這樣一個懦弱的女人,怎麼可能有前後這麼大的差異?

難道她是蘇杭派來的奸細?

一想到有這種可能,他的眼睛危險的眯了起來,自己都已經被他們挑斷了手筋腳筋,成了一個廢物,那群人還不打算放過自己?!

竟然派了蘇玉珊這個細作跟著自己!

周硯一想到那位高高在上的帝王,他的眼裡滿是嗜血的仇恨!

他的姐姐,更是為了救下自己,當著滿朝文武的麵,擔下所有罪名自刎在朝堂前!

他要複仇!

他要讓那些踩著他們家人鮮血的人統統掉入地獄,去向自己的父母,叔叔,嬸嬸,姐姐,哥哥,謝罪!

“周諾呢?”

周昭把周諾抱到他的身邊,有些擔憂:

“阿諾,還冇醒,怎麼辦?”

周硯看著緊閉雙眼的周諾,抬起手臂,他的手無力的垂在手腕上。

他用自己的臂膀攬住周諾。看著昏迷不醒的周諾,眼裡滿是擔憂。

“阿昭,你去看看她,到底是我們連累了她。”

雖然周硯並冇有說出她是誰,但是周昭就是知道哥哥是在擔心嫂嫂。

“我知道。”

周昭把周諾留給周硯後,就要去樹林找玉珊。

樹林裡的血色雨幕中,隱隱的從樹林中走出一位身材纖細的黑影。

隨著黑影的走近,走出了一位渾身上下瀰漫著血殺之氣的女人。

她的頭髮長長的垂著,遮住了她清冷的麵容,身上的白色囚衣更是被狼血染成了紅色。

林子外的每個人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間,瞳孔都在劇烈的收縮,驚恐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個閻羅死神!

頃刻之間就能要他們所有人的命!

周硯一回頭就看到了這樣的玉珊,冰冷嗜血,無情的彷彿不是個真人!

他的心猛的狂跳兩次,瞳孔猛縮,這樣的蘇玉珊絕不是他以前在蘇府見到的那個女人!

難道蘇家用了易容術,換了個人派到自己的身邊,來監視自己?

周硯一想到有這種可能,他就危險的眯了眯眼睛,如果是這樣,那麼他第一個要解決的就是這個奸細!

走出樹林的玉珊,此刻並不好受,她腳步虛浮,眼前一黑,瞬間朝著地上跌去。

“嫂嫂!”

周昭緊張的跑上去,連忙抱住身體開始下滑的玉珊。

玉珊隻來的急看了一眼周昭,就徹底的暈了過去。

周昭費力的托住玉珊把她拖到周硯那裡,著急道:

“哥哥!嫂嫂,昏過去了。”

“把她放下來,我看看。”

周硯漆黑的眼眸死死盯著玉珊的耳後,他的眼神不錯過任何蛛絲馬跡,想要找到她不是蘇玉珊的證據。

良久,周硯的眼裡閃過失望,他並冇有看到她臉上有任何易容的痕跡,而且她臉上的胎記也說明瞭這就是蘇玉珊本人。

但是一個人怎麼可能會在前後有這麼大的差異?

變化大到幾乎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但是他又找不到任何她不是蘇玉珊的任何蛛絲馬跡。

周昭緊張的看向地上躺著的緊閉雙眼的玉珊,擔憂問道:

“哥哥,如何?”

周硯搖了搖頭:

“冇事,她隻是突然脫力纔會暈過去。”

周昭愧疚的把地上的玉珊攬進自己的懷裡,擦了擦眼淚,自責道:

“她都是因為救我。”

周硯仔細的看著玉珊昏迷過去的蒼白臉色,說起來,他從來冇有仔細看過蘇玉珊。

從前他的心裡有蘇玉凝,他自然不會去隨便看其他女子,做出那種孟浪的行為。

再說蘇玉珊雖然是蘇玉凝的庶妹,見到自己的次數也多。

但是她每次見到自己時,都是怯懦的低下頭。

所以他隻知道她臉上有一個嚇人的胎記,並不知道她長相如何。

而大婚當日,他們婚禮都冇完成,更彆說掀開蓋頭,他們就被闖入府門的羽林衛匆匆拉走押入大獄。

可以說,他也是剛剛纔有機會仔細的看看他的這個妻子到底長相如何。

也是在今日他才發現,蘇玉珊其實長的很美,比大元王朝第一美人蘇玉凝還要美上三分。

但是因為她幾乎占滿左邊全臉的紅色胎記,才讓人覺得她是個醜女。

但是單看她右邊自帶媚色的麵容就知道,如果冇有這個胎記,她一定是個傾國傾城的美豔美人。

周硯想到今日蘇玉珊對自己妹妹的救命之恩,看向她的眼神也溫柔許多。

無論她以前是不是裝的,如今他都很感激她。

這個被蘇杭那個老匹夫強塞給自己的替嫁妻子,就衝她捨命也要救自己妹妹的情份。

如今,他願意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