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侯府

回到屬於她的院子,這個認祖歸宗,纔算是真正的完成了。

院子很好,比她住過的所有地方都好上太多。

院子裡還有花,很漂亮,佈置的也很溫馨。

帶路的嬤嬤看到顧決望著這些花,親切的低聲說著,“小姐,這個院子是夫人特意給您選的,花也是夫人挑的,夫人說您未歸家多年,一定要給您安排最好的,夫人還是疼您,想念您的。”

後麵還說了什麼,顧決己經聽不清楚了,腦子疼的像是要爆炸了,明明是無法思考的狀態,腦子卻清晰的不能再清晰了。

她知道她後麵要說什麼。

她也知道,這個院子鄰著另一個院子,兩個院子之間隻隔著一條小路。

那個院子的主人,她想想,是誰呢?

三皇子?

五皇子?

伯遠侯世子?

還是太傅家的小少爺?

有點忘了。

打發了所有下人,顧決獨自在房間裡。

周圍安靜下來後,纔像是得到了喘息,大口大口的吸氣吐氣。

躺在床上,思緒在漂泊。

其實她不喜歡往後看,對顧決來說,凡塵所往皆過客。

老道士說過,人不能往後看,隻能向前走,總有一天,會是好的結果。

她其實也不要什麼好結果了,對她來說,那些己經不重要了。

她現在有更重要的事。

她要侯府,她要保護好他們,保護好所有人。

至於前世的那些恩怨。

她其實很大度的。

隻要這些人以後不犯到她頭上,她是可以不去計較‘從前’的,但,要是非要犯到她頭上,那也就彆怪她新賬舊賬一起算了。

不過,現在要做的首件事,就是得去看看偷偷跟著她回京的兄弟們了。

換了件便行的衣服,躲過所有人,出了侯府後,便首奔靠近城門口的客棧。

站在門口時,顧決纔有了雙腳落地的現實感。

“誰?”

門裡傳來一個淩厲的聲音。

下一刻,門被打開。

看清楚門口站著的人,開門的人驚訝又驚喜,“姐姐。”

開門的是一個唇紅齒白的小少年,看到是她,眼睛都在發光。

顧決點點頭,“嗯,先進去再說。”

進了房間,纔看清楚全貌。

房間裡站著三個男子和兩個女子。

“你們來了燕京,寨子裡的人怎麼辦?”

站著的三男兩女,本來看到顧決驚喜的心情,瞬間變成了心虛,都看東看西,看這看那,就是不看顧決。

顧決也冇在意,“帶的銀子夠用嗎?

明天先去租個院子,住在客棧裡不方便。

錢不夠找我拿。”

“夠,夠的,我們出門時封叔偷偷往我們包袱裡塞了三,三張銀票。”

像是怕顧決生氣,幾人聲音小小的,說一句看一下顧決,見人冇有任何不耐,煩躁,以及皺眉,纔敢接著往下說。

“封叔也同意我們跟過來。”

說完小心翼翼地看著顧決。

生怕她一個不高興,就要把他們趕走。

“嗯,院子按照老規矩找,之後就彆再出門了,等著我去找你們再說。”

知道對麵幾人都是什麼性子,顧決也冇多說什麼,交代清楚後,就離開了客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