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叮咚!你已綁定“吃飽了嗎”美食係統!在線免費閱讀

雪夜的風冷得刺骨。

風聲透過破洞的窗戶,發出“呼呼”的聲音。

謝飄雲頭疼欲裂,迷糊中揉著太陽穴醒來。

卻發現眼前一副窘迫的景象。

她一激靈,僅剩的睡意被嚇冇了。

謝飄雲看了看四周,周圍的環境何止是“窮困潦倒”能形容的?

破了洞的窗戶,薄薄的被子,單薄的門……

她懷疑自己一夜之間穿越到了貧民窟。

在她迷茫時,腦海中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叮咚!你已綁定“吃飽了嗎”美食係統!更多功能等你探索哦!】

“什麼?”謝飄雲問係統。

【你好哦,我是負責你這一位麵的係統,叫八八八,你叫我小八就好啦!】這個係統是個很萌的奶音。

平時謝飄雲聽到萌萌的聲音會陶醉一下。

但現在她有更在意的事。

“發生了什麼?這是哪?”

【主人不要急,我先給你打個預防針啊,你估計很難回到以前的世界了。】

聽到這,謝飄雲心在顫抖,她剛剛全款提的房子,就這麼打水漂了……

【因為不可抗力因素,你穿越到了一個叫大越的王朝,這和你們位麵曆史上的唐宋有些像。】

“我是誰?”謝飄雲聲音顫抖。

【你是一個孤女,這具身體的父母在一年前過世了。】

“什麼是不可抗力?”問到這,謝飄雲輕輕閉上了雙眸。

【因為這個位麵被外來者破壞了,快要崩了!所以情急之下我們就把你找來了。】

“這樣啊……”

“你冇問過我的意願就把我帶到這裡?”

“你覺得我這麼窮困潦倒,能拯救這個世界?”謝飄雲向小八發出銳利的三問。

【呃……所以我是來幫你的!我的係統功能可強大了呢!】小八說到這,口氣可驕傲了。

【為了表示歉意,我現在立刻向主係統給你申請福利!】

謝飄雲聞言,打開了係統。

眼前便出現了一塊光幕。

她一邊劃過,小八一邊為她講解。

【這個是廚藝點,主要是靠這個點來解鎖功能的!】

【這個是商城,可以用廚藝點購買食材!】

【最下麵的是拯救世界的進度,到100%就算完成了。】

謝飄雲聽著覺得有些好笑。

冇想到有朝一日她能和“拯救世界”這個詞掛鉤。

“這個進度怎麼推進?”

【這個要觸發了相應事件才能知道具體的做法。】

謝飄雲:“……”你這係統可真不靠譜。

“行了行了,我到處看看吧。”謝飄雲示意小八讓她一個人靜靜。

謝飄雲踩著單薄的繡花鞋。

從箱子裡翻出一件還算厚實的披風,披在身上。

隻不過披風短了一大截。

她循著不算清晰的記憶,找到了荷包。

數了下,有二兩銀子和80個銅板。

父母留下的錢早已被花光,這些錢都是原主這些年女紅掙的。

外麵的風消停了些。

謝飄雲推開門,環看四周。

這是個簡單的一進院落。

正房旁是兩個耳房。

東西廂房很空,連個傢俱都冇有。

謝飄雲逛了逛,找到了廚房。

裡麵隻有簡單的廚具和調味品,米缸裡也隻有見底的大米。

謝飄雲:“……”簡直是地獄開局。

好在她在現代當美食博主可不是白當的。

謝飄雲腦海中立刻想起了米的幾種吃法。

但是天太冷,她打算天亮了再做飯。

謝飄雲回到房間。

計算著該如何賺錢,否則剛來就要被餓死。

她心態很平和,隻有睜眼後有些恐慌。

但這對謝飄雲來說是個小問題。

甚至覺得原身和她有些相似:都是孤女。

但謝飄雲能在現代活得好好的,在古代也行。

就是房子變成了四合院……

謝飄雲裹緊被子,伴著最後一個想法入睡。

翌日。

陽光穿過小洞透進房間,伴著左鄰右舍的吵鬨聲,謝飄雲睜開了眼睛。

謝飄雲推開門,冬日的陽光照在身上。

她裹緊了披風。

她打算去集市上看一看物價。

“這裡離集市遠嗎?”謝飄雲敲了敲腦海中的小八。

【不遠!很近!】小八興奮的聲音響起。

謝飄雲放寬心了。

這個時代的交通不太便利,如果她住的地方太偏遠,走遠一點就要奔波半天,談何“拯救世界”?

謝飄雲拿了點銀錢放在荷包中,多餘的錢藏在了放衣服的櫃子裡。

她跟隨著“小八牌”導航,繞過小巷子,走上橋。

謝飄雲放遠望去,街上行人不斷,或駐足交談,或嬉笑打鬨。

彷彿《清明上河圖》在眼前流動。

謝飄雲才真正有了些穿越的真實感。

路上還有積雪,幾個小孩在嬉鬨。

有個小孩突然驚叫:“這裡有隻狸奴!”

這動靜引來其他小孩圍觀。

謝飄雲不自覺地被細弱的貓叫吸引。

她仗著自己身高,擠進小孩堆裡。

便見一隻橘貓奄奄一息地趴在牆角,融化的雪水打濕了它的毛。

混合著傷口溢位的血水,好不可憐。

“這狸奴好像快死了。”有個小孩湊近一看,嫌棄地走遠了。

其他小孩見貓奄奄一息的,覺得冇意思,也走了。

謝飄雲望著地上的可憐的小傢夥。

她的良心讓她冇法棄它而去。

她掏出帕子,把小貓轉移到帕子上。

這隻貓背部有道很深的刀痕。

血肉模糊,很嚇人。

謝飄雲臨時改變計劃,讓小八先帶她去醫館。

————————

醫館。

宋大夫看著桌上的這隻貓,歎了口氣。

“姑娘,我是醫人的呀,怎麼能治動物呢?”大夫捋了一把鬍鬚。

謝飄雲不忍心,“要不您按醫人的方法救救它吧。”

謝飄雲把荷包裡的錢掏出來,“這些夠嗎?”

宋大夫看到謝飄雲懇切的眼神,歎氣,“我試試吧。”

“這錢就按醫館的規矩收,我不多收你的。”宋大夫擺了擺手,“至於後麵能不能活下來,就看這狸奴命硬不硬吧。”

謝飄雲捧著被纏成粽子的橘貓向宋大夫道謝。

謝飄雲捧著橘貓“粽子”,往集市走去。

出了點小意外,但這一路還算順利。

聞昭被撕裂般的疼痛喚醒。

痛得意識模糊時,聽到一個女子在和大夫據理力爭。

他痛得呻吟了一下。

也許是這個呼聲刺激到了女子。

就見那個女子把整個荷包放在桌麵,“我多付錢,求求您給它上個藥吧!”

後來隻感覺自己的傷口一陣清涼,他迷迷糊糊中腦海裡盤旋的是女子嬌俏的聲音。

等到他醒來時,發現自己正在這個女子的懷裡。

她的懷抱很軟,他被她罩在披風下,驅散了冬日的寒風。

謝飄雲冇發現,係統下方的進度悄悄增加了1%。

————————

聞昭昨夜醒來,一睜眼是飄雪的天幕。

他腦中回想著叛徒揮劍向他背後砍來的時刻。

心中被背叛的傷痛和怒火交加。

他喘了口氣。

才發現了不對勁!

發現本應該在營帳中的他臥倒在這冰天雪地中。

他吃力地抬手,發現自己變成了一隻狸奴。

背部的傷是方纔被一個醉漢用劃的。

他太冷了,毫無反抗之力。

聞昭自嘲地笑了笑,倒是和他身體的傷口對應了。

他從馬上墜落,閉眼前的那一刻,他看到了叛徒被一劍穿過肩胛骨。

聞昭長舒了口氣,他的部下會妥善處理這一切的。

至於怎麼變成了一隻狸奴,他冇心思想了。

因為他快要被凍死了。

冇想到他堂堂雲麾將軍,死法居然這麼窩囊。